看毛线小说 > 亚博体育不给提现魔法 > 凤城捕皇考 > 凤城捕皇考第45部分阅读

凤城捕皇考由看毛线小说(m.kanmaoxian8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????惨了,全是些小瘪子,嘿嘿……”
????话间,他用手指撵着一枚鸭蛋大小的白薯,向坎儿挥动了两下。
????洪坎儿咯咯的笑着,又低下头继续用小手在土里挖着。可随即她又突然快速的抽回手,坎儿的一根手指上,被白薯和周围杂草枝叶划破了一道血口。可她没有做声,只默默地从身边揪起一片叶子,轻轻地擦拭着指尖泥土下的血迹。
????“坎儿,你的手怎么了?”柳燕楠放下手中刚刚挖出来的一个白薯,几下窜到洪坎儿身前。用身边的一支小水葫芦,向坎儿的手指上倒着水,冲洗着她的伤口。
????划痕并不太大,可坎儿白皙的小手实在太弱小了。清水从葫芦口潺潺的流下来,很快冲洗掉了粘沾在她指尖上的泥土和血痕。
????柒采郎在一旁看着他们,撇了下嘴说道:“小丫头片子真是没用,哈哈,坎儿你歇会吧,我和柳燕楠挖就可以了。”
????柒采郎看了看一旁的小篓子,于是一屁股坐在地上道:“坎儿你的手没事吧?也是该歇会了,累死我了。”
????“你疼吗?”柳燕楠望着洪坎儿划破的指尖,低声的问道:“你的手怎么这么小,不太大个血口,在你手上看起来竟然这么大。”
????“没事,不疼!”坎儿轻声的回道。
????洪坎儿感激的目光望着柳燕楠,随即望望柒采郎,轻声的呵呵笑着说道:“呵呵,没事啦!咱们都休息一下吧,已经挖了这么多了,我都快要背不动了……”
????“不用担心那个,一会我和柒采郎一起帮你背回家去。”柳燕楠放下水葫芦,也一屁股坐在地上。他抬起头望了望蔚蓝天顶的云朵,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。
????“坎儿,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,是不是觉得不舒服?”柳燕楠关切的问道。
????“是呀是呀,你没什么吧?”柒采郎也凝神的望着她问道。
????“没什么,其实、其实我、我就是有点饿了……”坎儿似乎很羞涩的低声回道。
????两个‘小伙子’相视了一下,恍然大悟似地浅笑起来。柒采郎道:“可不嘛,这么一提呀,我也感觉到很饿了。坎儿你别急,一会我们去田边树下捡拾一些柴草,点火烤土豆吃!”
????“对,新烤出来的土豆可甜可面了呐!”柳燕楠眼中也显出憧憬。
????洪坎儿禁不住偷偷地咽了下口水,她本来是轻轻地咽下,却没想到竟然从喉咙里发出‘咕嘟’一声。坎儿很是难为情的低下了眼眸,几个孩子都憋不住哈哈的笑了起来。
????“坎儿,你要是不想去五区孙先生的那个私塾去上学了,就来我叔伯的学堂,我帮你说,一定没问题!”
????“再说吧”坎儿道:“你们三区距离我家太远了,我先回去和我爷爷商量一下。反正我们都已经是朋友了,以后你们俩没事的时候,也可以去五区找我玩啊!”
????“好啊!”柒采郎神采奕奕道:“改天我带你去租书铺子看画册本。”
????“什么画册本啊?”坎儿很是好奇。
????“就是一本本的故事书,用手绘出来,然后一本本的油印成画册。我们三区临街的铺面也有这样的小铺子。一个大钱可以连续看十天的画册呐,可好看了!”柳燕楠解释道。
????“哎呀,那可太好了!我就喜欢听爷爷给我讲故事,这么一来,就可以自己看了,有新鲜的故事,还可以回去将给爷爷听。”坎儿又想起了什么道:“不行,我没有钱啊。人家怎么会让我看?还是算了吧……”
????柳燕楠和柒采郎几乎同时道:“没事的,我有、我带你去。”随即他们相视着都笑了。
????边的柴火正燃烧着,柳燕楠和柒采郎用小木棍在那团小火堆里来回扒拉着几个小白薯。白薯已经烤熟了,他们又用小木棍把一个个白薯从火堆里检出来。用娇嫩的小手,将已被烤的泛着青灰皮面的白薯一层层的剥掉外皮。
????热气腾腾、黄白色的白薯肉,面面的那名诱人。
????第二节·秋天的记忆【下】
????此时,柳燕楠、柒采郎和洪坎儿,三个小孩子正有说有笑的坐在田间。他们一口口的吃着手心里捧着的,那已经烤熟了的、黄白色嫩嫩的白薯。
????几个小孩子被滚烫的白薯烫的直咧嘴,烤烧的外焦里嫩的白薯,在他们的手掌中来回的被颠来复去着。而此时他们的神情,却都很是兴奋。
????他们的眼睛都闪着兴奋地神采,仿佛已经很快的便忘记了将近大半天的劳累,重新又都鼓起了精神。
????时间已经不知不觉的已经过去了很久
????“坎儿,一会咱们再从地里挖一些土豆出来,等把着个篓子装满了,咱们就帮你送回家去。”柳燕楠一边在手里来回轻轻颠着热呼呼的白薯,烫的‘嘶嘶呵呵’的小口吃着,一边乐呵呵的说道。
????“嗯嗯,我也去!”柒采郎嘴里喊着半口没咽下的白薯,也眯着眼睛马上应道。
????“你么两个不要吗?这些土豆可是新鲜的很呐,咱们三个平分了它吧!”坎儿很认真的说道。
????“嘿嘿,不必啦,我们都不用那么辛苦的过生活,家里不缺这些的,你就别客气啦坎儿!”柒采郎看了看柳燕楠,又目光温和的望着洪坎儿,乐呵呵的说道。
????“是呀,我们帮你把这些菜都背回家去。留着你和爷爷冬天的时候吃吧!”柳燕楠也随即说道。
????于是,洪坎儿手捧着吃剩下的小半个白薯,一边低着头慢慢的嚼着,一边低声道:“嗯,还是不用了吧,我还背得动。再说这大半天的光景了,都把你么俩累坏了。坎儿实在不好意思再麻烦你们……”
????“嗨!说什么呐?咱们是朋友了嘛,这么点小事不算什么!”柳燕楠立刻回道:“没事,就包在我身上!”
????可此时的柒采郎,则似乎没有在留神听他们说话。却是在冷眼的瞟向不很远处的一簇树荫下,一个正仿佛懒散的依坐在树下,流里流气却又衣衫破烂的人。那家伙正敞开着胸前的衣襟,把手谈伸进满是汗泥的怀里,来回的抓着痒痒。
????“你们有没有注意到,那个像个二流子一样的闲汉,一直在那里看着我们!”柒采郎厌烦的瞟着那个树下的汉子,低声的对柳燕楠和坎儿说道。
????“是呀,我也早就看见那个人了……”小坎儿一只手托着手里吃剩下的小半个白薯,缓缓地直起身子。另一只小手情不自禁的攥着自己的衣角,来回的捏着。大眼睛眨呀眨的警惕的偷偷望向那边的树荫下,似乎已开始有点紧张了:“这块地是不是他家的呀,瞧他的样子好像不怀好意的似地……”
????“是又怎么样?这样的地都是收割完了的,而且我知道,这块地是老刘头家的。咱们这又不是偷,怕什么?”柒采郎用不屑的声调在给自己和伙伴们壮胆。
????谁知正在这时,那个一直懒洋洋的坐在树荫下的闲汉,此刻竟晃晃悠悠的哼着小曲儿站起身来。
????他的一支裤管歪歪的向上挽着,脚上的布鞋没有提上鞋跟,塔拉在脚上。圆圆的脸上竟有些许腻腻的油光,天生的一双贼眼,叽里咕噜的乱转着。毫无顾忌的坦露出来的胸口一侧,还贴着一块脏兮兮的狗皮膏药。仿似胸口患上了什么脓疮的样子,一步三摇的向几个小孩子这边走来。
????不知为什么,这个人的样子叫人一眼见到,就会产生一种看见了大海的感觉。
????——因为会晕船,所以看见大海就会有种想吐的感觉……就是这样的感觉!
????几个孩子神情变得很是拘谨,他们重又默默地低下头,默默地在田地里用手一下下的把那些被挖出来的田间残留下来的,那些微薄的果实,一枚枚的放进洪坎儿的篓子里。
????“停!”那个无赖闲汉突然举起一只胳膊,仿佛三军统帅发号施令般的,发出一声走了腔调的断喝。一双耗子般的眼睛来回的打量着几个小孩,忽又厉声的喝道:“你们都他娘的是谁家的小崽子?赶到这里来捡剩儿!赶紧都交出来给老子吧,老子在这片儿‘好使’……”
????“什么?你谁呀你?”柒采郎抬手抹了一下鼻子,忽的站起身子也回瞪了那人一眼,不忿的回道:“这是老刘头家的地,你别当我们不知道!人家收剩下不要了的,我们辛辛苦苦从地理挖出来的,你凭什么不让我们捡?为什幺给你嘞?!”
????“呦喝!”那闲汉狠狠地瞪了眼柒采郎,仍旧理直气壮的呵斥道:“你他妈的敢和老子顶嘴,活‘拧味’了吧!哥叫刘小儿,在这一片儿谁他妈不认识我?!俺是这一代的‘棍儿’!而且那老刘头的外甥女儿小翠儿,可是哥的相好的……”
????您瞧瞧嘿,这人已经三四十岁了的年纪,竟然在这几个十来岁的大小孩子面前自称为‘哥’!还恬不知耻的把他和刘家一个有夫之妇的娘们之间的,向几个还未成年的小孩子吹嘘!可见这人是手机看小说访问..多无耻,而且没个‘正型儿’……
????也难怪,那个时代的人们被屠国的‘时尚’风气所主导的很多人都已经几乎不知羞耻,反以为能。
????做官的越是独断专行,越是大肆的贪污腐败,越是被人们‘敬重’!因为他们‘够强大’有‘力度’,无人敢惹,这才是人生的实质意义所在、最佳理想的境地,夫复何求哇;而做生意的富豪商家们,越是哄抬物价,操纵市场聚敛钱财,越是被仰视般的尊为偶像,令很多的人们羡慕和崇拜效仿。
????至于实在搞不出什么名堂来的老百姓,很多的人也随着那个时代的风气,类似胡搞男女关系、男盗女娼的行为比比皆是!觉得那个是个人的自由,家人都无权干涉。只要自己觉得快乐,开心就好……什么叫做道德和责任??一概不知,一切不管……
????简直已是道德沦丧,不以为耻反以为荣!!
????“嘎嘎,就你?!”柒采郎忽然哈哈的超风似地笑道:“你这么样的懒汉,也有相好的呀?”
????“他妈的,老子怎么不会有相好的?现如今这天下,试问哪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,没有几个女人来映衬、鼓励……?又有哪几个成功女人的背后,没有几个甘心‘付出’、‘奉献’的男人在后面顶着……?!”
????“想要得到,就必须要付出点什……你们明白了吗?嗯?!”他得意的坏笑着,说话间,这刘小儿竟还不怀好意的望了望小坎儿……这家伙简直变态到了极点!
????那个叫刘小儿的无赖很是得意的随即又说道:“这一带的人家,哪个敢不给老子几分薄面?谁家要是杀猪、收粮,甚至过生日、生小孩,都得多少送给老子些许的礼物呐……”
????“不给你又能怎样?”一直默默不语的站在一旁的柳燕楠忽然道:“你欺负人!”
????“不给?!”刘小儿怒目的瞪着柳燕楠喝道:“欺负你们几个小兔崽子又能怎么样?别人家不给的,老子就成天坐在他家门口不走,要么就半夜向他们家院子里丢石头和泥巴!像你们这样的敢不给的话嘛,老子他妈就揍你们……”
????话间,那刘小儿竟挽起本就是挽着的破衣服袖子,竟走上前来。
????柒采郎见状,忙上前解劝道:“哎呀大哥啦,别为这么点消失动肝火呀!算了,就把这些篓子里的土豆分你一半,算作见面礼好了……”
????谁知那刘小儿似已气急,竟劈头盖脸的一巴掌把个柒采郎打得眼冒金星,一屁股坐在地上,鼻孔间瞬间流出鲜血。
????随即他又抬手一把按上了柳燕楠的额头,再补上一脚,正踢在柳燕楠的肚子上。
????一股比咸带鱼还要腥臭的脚气的味道,扑面而来……
????毕竟只是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孩子,他的身体和力量,相对那个已是成年的汉子相对比较起来,简直是太弱小了……而他又是平日里文雅温文的小书生,柳燕楠怎么受得了这个青壮年的孩子猛然一脚重踹?!
????他瞬间失去了平衡的倒退了几步,‘噗通’一声仰面朝天的摔倒在地上。
????“你个王八蛋!”柳燕楠愤怒的从地上猛地爬了起来,忽的又扑了上去,他毫无攻击目标的胡乱的地挥舞着手臂。却被那刘小儿又一脚踢了出去。
????柳燕楠被踢得捂着肚子,躬身坐在地上,几乎动弹不得。
????“你们别打了,这些土豆和茄子我都不要了,都给你啦,你们都不要再打啦~~~~!”洪坎儿被吓哭了,她凭空的比划着小手,却又靠不上前,焦急的站在那里哭叫着。
????那刘小儿此刻竟似发了狂,他面目狰狞的/笑着一下窜到小坎儿身前,一把揽起了她的腰。把个小姑娘顺势夹在腋下,转身便要向远处的高粱地里面跑去。
????坎儿虽然还只是个‘人事’不懂的小孩子,还不知道这个无赖突然夹起她要干什么。可是潜意识里却知道,这家伙绝对不是想干什么好事!
????她拼命地哭叫着,手脚胡乱的蹬着、打着,可是毫无用处,无济于事。那无赖刘小儿依然夹着她转身便要离去。
????此刻见到柳燕楠被打得一时间窝坐在地上,起身不得。洪坎儿又被夹在那人的腋下,凄惨的哭叫着。
????柒采郎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和力量。他忽然站起身子,捡起地上的一根树枝木棍,从那个无赖刘小儿的背后向他的后脑上一棍子拍了下去!
????‘咔吧’的一声,由于用力过猛,那支木棍竟然拍在刘小儿的后脑上,瞬间折断了。刘小儿忽的转回身来,他抬手摸了一下后脑,见手掌上已有自己的血迹现出。
????此刻着无赖已是无心其他,疯狗似地胡乱的把夹在腋下的小坎儿丢在田间,返身向柒采郎扑了上来。
????柒采郎手里握着那折断了的半截木棍,已经被这疯狗似地无赖瞬间的举动,下的呆立当场。脑子里空空荡荡的,仿佛瞬间休克一般,没有做出一丝的反应。
????无赖刘小儿一下扑上柒采郎的面前,直接把他按倒在地上,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大拳头招呼上来。
????一边打,他的嘴里还疯狂的怒骂着:“小死崽子,我他妈今天就打死你在这……”
????刚说完,他就停住了动作。身子像一只装着猪皮的麻袋一般,顷刻间瘫软了下来。
????“噗通”的一声,已歪歪的摔倒在柒采郎的身旁,像个死狗似地等了几下腿,浑身抽搐着。他已经接近昏迷,无法动弹了。可一双眼睛还恶狠狠地仿佛在凝视着这几个小孩子。
????柳燕楠的双手正抱着一块脑壳大小的石块,一双眼睛血红的圆睁着,呆愣愣的、浑身簌簌颤抖的站在他们面前。
????那块石头上,沾着刘小儿后脑上的血迹……
????“他死了吗?”洪坎儿吓得瘫坐在地上,忽然颤抖的声音问道:“柳燕楠、柒采郎,你们好像杀人了啊!”
????几个孩子都瞬间慌了手脚。
????“我们可怎么办呐?”坎儿低声的哭泣着。
????“哼,这样的人死有余辜!大不了一命偿一命,怕什么?!”柳燕楠愤怒的低吼着。
????“还没死,这家伙还有气……”柒采郎凝神的看着整浑身抽搐着躺在地上的无赖刘小儿。
????刘小儿的嘴开在‘嘎巴’着,仿佛还想骂人,可却怎么也骂不出声音来。
????“那、那我们快逃吧!”洪坎儿忽然开口向两个少年建议道:“趁着这坏蛋还不能动弹,我们赶紧跑吧!”
????“嗯,我们走!”柳燕楠丢掉了手上的石头,点头回道。
????三个小孩子随即便不分方向的跑出了田间,在离开那里的瞬间。柒采郎还没有忘记,很快的转回身来,抱起了那一篓的土豆和小茄子,随即也跟着跑了出来。
????第三节·落叶的消息
????九月初六?未时?五刻】司马举一行人等,已从远在凤城之外的群山之间的桃花岭中,乘着那条暗藏在地下的那条神奇的隧道,已经悄然返回了凤城之内的唐府。
????可梧桐雨和那个飞鹰堡的飞影忍者,却没有跟着他们一起返还;马莹说要去个什么地方,等待和接应青龙帮即将赶到的第二批队的刺客;而且聂隐却是推说自己的胳膊仍旧不大灵便,凤城中又貌似官兵搜查的紧锣密鼓,所以也没有跟着一起回来。
????可是梧桐雨说过,桃花岭山中还有血尸。而如今这凤城里面,究竟怎么样了呐?!
????幸好,直到这时,这个琴都古城之中似乎仍旧和往日里一样的平静。那些诡异恐怖的血尸,竟然不知为什么,还尚未‘关顾’到这座人口众多、喧闹的古城。
????街头巷尾、商家铺面,仍旧和往常一样的经营着。老百姓依旧按部就班的遵循着日常的惯例,在各自生活的轨迹上辛勤的劳作着。
????整个凤城之内,似乎并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。
????因为,几乎所有的大众群体,都还对昨夜里发生在凤城里,一连串突发的、却是影响深远的事件,多数仍毫不知情;他们对凤城七十里外屯河县城的血尸,已经开始发成了令人诡异所思的变异,并且开始大规模的突破官兵的围堵,诸多诡异、惊骇的事情仍还一无所知。
????他们都还被蒙在鼓里……
????。。。。。。
????这是城南唐府后墙外,一条临街的小弄巷。青砖铺砌的小路并不宽敞,却也还算严整。
????‘唰唰唰’一声声铁锯切割木板的声音,从一间方整,却不大的小院子里传了出来。门口还立着一块崭新的小木牌子,上面用刻刀雕刻着几行文字“工钱价格表”。那块小木牌子,是今天早上刚刚挂上去的……
????:小椅子两文钱;大椅子三文钱;小桌子四文钱;大桌子七文钱;雕花另算外加二至四文钱…
????一个二十八九岁的青年人,正半露出肌肉线条清晰的臂膀上,粒粒汗珠成线的滚落。这个人的一只脚踏在身前的一块方正平洁、光滑的木墩子上,踩着一截长方的木料。汗如雨下的正手把着铁锯,沿着那块木料上事先划线的纹路锯开。他的身边小砖房的窗口下,还摆放着一个已经成型,但是还未上油色的小椅子。
????这人是个小木匠。
????就在这间小砖房的窗口里面,正有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妇人,正头上贴放着一条热手巾,仿佛已是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。
????“她五姨,别忙活了,歇会吧!这从你早上进来,就帮我们娘俩收拾、规整东西。好几年不见了,咱老姐俩说说话吧……”她正对站在一旁的木柜子边的,一个已经四十几岁,长相还略微有点姿色的女人说道。
????“没事,二姐。你们娘俩不容易,这眼下你又生了病。妹妹既然来了,就帮你规整规整。”
????那个妇人仍旧低着头,认真的擦拭着柜案接着说道:“我这几年来,也顾不上你。我说二姐呀,你家东子都快三十岁的人了,怎么就不讨个老婆嘞?!也好替你分担些家务,平日里赶上东子顾不上你的时候,咱们娘们之间也好有人陪着说说话,解解闷的人呀……”
????“唉!”床上的老妇人轻叹了一声道:“他五姨,你可别提那些让我心里堵得慌的事了!现如今这年景,哪家的姑娘,不是奔着男方家里有做官的爷爷或是父亲啥的,要么就是找做生意的主儿‘奔’呐?!象俺们这孤儿寡母的……就说彩礼钱吧,没个十两银子,人家都不答应。要想娶个媳妇,没有个百八十两银子,就别想办喜事……”
????“二姐,难道你们娘俩连给我那外甥娶媳妇的钱都没有吗?”正擦着桌子的女人轻声的问道:“我也知道咱家东子心气儿高,太一般的闺女,他又瞧不上……唉……”
????“可不嘛,说也说不听!这孩子前些年在北城张立芳的威远镖局做事,也还多少积攒了些钱财。本来也算过得去了,可偏偏张立芳大镖师却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,被人家偷偷地给杀死了。威远镖局也就垮掉了……咱家东子现在已经没事情可做了,多亏了以前他叔伯教过他一些木匠活儿。这不,今天早上刚刚刻好的小木牌子,东子现在在做木工活了。”
????那病中的老妇人似很无奈的在摇头叹息:“我和妹子你可比不得呀,这一转眼我已经十多年和咱家东子娘俩过日子。你家我现在的妹夫,可是在府衙里面当差的。虽说赚钱比不得那些手机看小说访问..高官和富豪商贾,可是官饷之外,哪个月没有好几两银子的‘外捞儿’啊……”
????擦桌子的夫人似在浅笑,低声道:“呵呵,你说哪去了二姐。俺们家那口子,也就算是马马虎虎的混口饭吃罢了。不用说那些大官员,就是像‘李头儿’,李明和那样在衙门里多少稍微管点事儿的小头目,哦对了,李明和就是我们家那谁的上司。他们去一次大酒楼的开销,都要八十两到一百两的花费呐!”
????那妇人说到这,似乎有些倾慕般的神情,在眼中洋溢着。
????随即,她又是赞同的微叹道:“这年月,也是……可不象咱们年轻时那风尚喽!现在的闺女,没几个‘稳当’的主儿。我听咱家你妹夫跟我说呀,就像他们那个管事的小头目李头儿,在外面还养着个‘小的’呐!听说叫什么‘小梨花’,还是个未曾嫁过人的大姑娘,就跟了他!其他在外面搞过多少女人、相好的,就别提有多少了……现如今,这样的事可多了去了呐……”
????话间,那妇人似很无奈的皱了皱眉,接着道:“也难怪,这年月可不比从前啦。哪个长相稍微好点的女人,不拿‘青春赌赌明天’啊?!这可是与天俱来的本钱嘞!我要是再年轻几岁呀,也把俺们家那口子给蹬了!呵呵,我们俩也是二次组成的家庭,说到底,二姐我不瞒你,我不也还是为了他稳定的收入,我什么都不用辛苦的做事情,不想从前那么辛苦,会使我的生活得可以好一些嘛……!”
????这妇人越说越来劲:“人家李头儿虽说有家室,可人家养得起呀。现在的姑娘也都想得开!于其嫁给个老实厚道、而又没办法不‘小气’的、老实、本分的穷人,还莫不如就跟个有钱的主儿做‘小的’来得痛快、实际些……就是这样的时代了,没办法的事情啊……”
????那床头的老妇人闻听此言,已是显得更加烦闷和虚弱了。
????她仿佛被一口恶气憋住了喉咙,咳咳的咳了几声。随即,幽幽的怅怅的叹了一口气道:“要说起积蓄嘛,其实我们娘俩也多少有一些。这些年来,咱家东子跟着威远镖局的镖头们做趟子手,给人家走镖压货。虽说有那么点危险,可是张总镖头他们那帮人,待手下很好,做事又公平。咱家虎子这些年来,也多少积攒了些银两。可是……”
????“可是?怎么了?”擦桌子的妇人停下了手中的活计,轻声问道。
????病中的老妇人哀叹道:“可是两年前,府衙修造豪船‘天上虹’的时候,曾经发动凤城百姓集资建造。说是日后待到游船造好之时,每年可按各户集资投放的银钱比例,分配发放红利!”
????“那可投资不得呀二姐!我们家那口子是衙门里的,可是知道内幕的。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呐?!难道当时你们听信了他们的话,把多年的积蓄都压进去了吗?!”稍微年青些的女人嘴巴真的很快。
????“可不是嘛!”
????病中的老妇抬手按了按自己的额头,仿佛头痛的更厉害了:“那时候咱家东子子辛辛苦苦的积攒了二百两银子,本以为可以像官府说的那样,按年可以领回一些红利,可是几年下来,不但一个大钱都没有返还。还说‘天上虹’经营不善,导致亏空!还要我们每年再加投进去二十两银子。说是不然的话,就要在本金里扣除……血汗钱呐,就这么没了!你说,我还哪有钱去给咱家虎子张罗找媳妇呐?谁又会跟咱们过日子呐……”
????病中的妇人唏嘘不止。
????“这帮吃人不吐骨头的东西!”那个擦桌子的妇人,此刻轻轻啐了一口。
????这两个女人说话的声音,随着窗口传到了屋外。在小院子里锯木板的青年,仍旧一声不响的锯着木方。眉宇间愤然的现出一股难以遏制的怒气,可是他手里的活计,却没有停下来……
????视线从这件小院子里,越过门外的小巷子。沿着这条小巷的路面出了巷口,便是一座高起的,纵越了几处巷口的红砖围墙。
????从那围墙里面,传出了声声悠扬、清脆的笛声。
????这里是城南唐府的一处后院墙。
????。。。。。。
????邓兰兰正坐在水塘旁的一处形态嶙峋,却研磨圆润的假山石上。她的脚悬在空中,还不住的来回悠荡着。
????这丫头正在津津有味的把玩着,聂隐送给她的那支黄玉短笛。瞧着她的神情,已是渐入佳境,也是颇见悠扬、清脆了!
????听着那短笛所发出的曲声,仿佛清爽的蓝天下,葱葱林地间,群群百灵鸟儿在一起鸣叫,那悦耳的笛声即充满了灵秀,又生动盎然……
????邓兰兰很得意的挑了下眉毛,又抬起一只小手,快速的抹了一下自己的小鼻子。仿佛刚想再表现一下自己的进展……
????却似乎忽然发现了什么的样子,突然转眼看见一旁自己的位置下方。正凝神的坐在池塘边的石桌边,用一只手托举着自己的下颚,静静地坐在那里,仿似正在想着什么心事的许铃。
????邓兰兰从口边挪开了那支小笛子,还抡起纤细的臂膀,在身甩了甩那支玉笛子。把手里的那支黄玉短笛揣在腰间,对正坐在唐府花园池塘边上的许铃吆喝似地说道:“许铃姐,你想什么呐这是?怎么好像魂不守舍的……对了,司马舅舅和宁宁姐、琴文,哦,还有那个玉郎他们,还在司马舅舅的书房里商议事情没出来呐吗?!”
????许铃这才抬起头,她耳边的青丝秀发,就想这姑娘此刻的神情一样优雅、静默。白皙的脸庞,淡淡的显出一种仿佛近似于哀婉和惆怅似地的神情。
????她仿佛并没有听见邓兰兰刚刚所说的话,却词不达意的谈起了别的事情:“兰兰,你说梧桐雨为什么要留在桃花岭,而没和我们一起回来凤城?”
????“还用问嘛?当然是他嫌这城里太过喧闹喽。他要备战那三个鹰王老鬼的嘛!当然要养足精神。再说,那个飞影忍者不是看到桃花岭间还有血尸出没,我估计他一定有他的想法吧!梧桐雨真的很厉害呐,看来这位帅哥是不怕那些东西的……”
????许铃似乎想证实什么似的,听了邓兰兰的话,才仿佛稍稍稳定了一些,微微的点了点头。
????陷入某种情感里面去的人。尤其是年轻人,尤其是怀春的少女们,是不是都想许铃此刻的样子?!多愁善感,牵挂多多;而且一反常态的没有了注意,几乎失去了平日里很简单的分析与判断的能力……
????“那,你说聂隐为什么也不回来?即便官兵查的再紧,过了昨夜的大搜捕,相信他们不敢再轻易跑到唐府来搞事情了。而且据我对聂哥的了解,她奔不应该是胆小怕事的人啊……”许铃仿佛在自言自语。
????“我说大姐啦!”邓兰兰似乎有些不耐烦了:“我说,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你?行动计划还未最后确定展开。聂大哥当然是担心回来万一突生事端,影响到整体计划的实施嘛!再说,这也是司马舅舅同意了的呀!再说,聂大哥一定也是还有什么自己的想法;再说,他可能是还有什么事情要做……”
????她一连说了好几个‘再说’!
????见许铃低着头不再说话,邓兰兰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天空。随即一跃的跳下山石,仿佛大姐在命令小妹妹般的,底气十足的吆喝道:“时间也差不多了,许铃姐,给我派两个身手利索的保镖,我要回城西的家中去看看!”
????许铃没有做声,忽然抬头凝神的看着邓兰兰。
????邓兰兰撒娇似地蹦跳着跑到许铃身前,嗤嗤的笑道:“哎呀,我的乖姐姐,你看什么看呐!是司马舅舅叫我回去西城见我哥哥的!
????第六节·心灵深处【上】
????又近傍晚,再见夕阳。
????九月初六?申时?日铺?炊烟起】坎儿回来了,她的背上背着那大半竹篓子的菜。那些新从地里挖出来的,大小不一的白薯。上面还摆放着几个紫黑色、果皮上闪着亮光的小茄子。
????这些最为普通不过了的蔬菜,背在这个小姑娘的身上。那一层层的菜色,映着已快要西下缕缕的暖阳,看起来是那么的诱人、可爱。
????大半竹篓子的白薯,把洪坎儿的小肩膀压得低低的。这个十一岁大的小丫头,已显出疲态,吃力的前行着。
????她的小鼻子里,不断的发出‘呒哧呒哧’轻轻的、而不规则的喘息声。
????柳燕楠和柒采郎本来要送她回来的,可坎儿坚持要他们各回各家。几个小孩,也就随即散去了,约好了明天听听风声再说……
????这一来呐,几个尚未成年的小孩子,刚刚经历过长了这么大,第一次见了血的‘大仗’。那个已是成年人的无赖叫什么刘小儿的人,现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,究竟怎么样了。几个孩子心里,都七上八下的慌了神。
????再有,坎儿也是怕爷爷担心自己。
????如果爷爷见到忽然多了两个陌生的男孩子送自己回家,他会担心的。
????因为最近城里单单是东城就已经有好几家丢小孩子的事件了,尤其是第四街和第五街比较贫困地带,失踪的小孩的更多,甚至还有成年人也在莫名其妙的不断失踪。
????大概是因为这一带的住户,多比较贫穷的原因吧。第四、五街区到了晚上的时候,多是没有几家舍得长点油灯的。
????所以这一带街区的夜晚,尤其的‘黑暗’……
????可是这些人口失踪的事件,却直到现在一直没有人知道是谁干的!那些平日里吆五喝六的衙役官差,连个坏人的毛都没有找到,他们好像什么线索也没有发现……
????。。。。。。
????大半天的田间劳作,汗水早已经干了一层又出一层。坎儿的后背的衣服上,已经满是汗渍溻湿了的印迹。
????洪坎儿不住的抬起小手,擦拭一下额头和脸颊上的汗水。
????她的脸颊上微微的泛着红晕,汗水和路上的风尘,早已把她的小脸蛋,‘摧残’的像一只花猫脸一样的小花脸,花里胡哨的。几乎已经失去了她天生丽质的面容,清秀的本来摸样。
????那样子即狼狈,又有些显得很是滑稽。
????坎儿在很是吃力,又蛮具个性姿势的走着!
????可此刻她的神情,却在逐渐的,变得仿佛有些亢奋起来……
????“已是深秋了,这阵子,爷爷本还在为今年冬季的储备米粮和蔬菜犯愁呐!这些土豆和小茄子,虽说不是很多,可也不算少了,多少是个填补呀!嘿嘿,正愁没有胶,天上掉下个粘豆包……”
????坎儿在默默地想,偷偷的笑:“爷爷一定会很高兴!他一定会夸奖我的……”
????坎儿的青布鞋子,踏在五区小巷间片片崎岖的、凹凸不平的土路上;目光中憧憬着,一边乐此不彼的想象着自己回到家里以后,爷爷见到这一整竹篓子的蔬菜,开心的样子……
????就快要到家门口了!
????坎儿的眼中显出了兴奋地神采。背上那个仿似千斤重的小竹篓子,此刻也似乎顷刻间的减轻了许多……
????。。。。。。
????劳动,不论是哪一种劳动的方式。在很多的时候,都是对人们的情绪进行调节的好方法!
????这不嘛,咱们的白发渔者洪升,这会儿的心情就比较好。
????他正在专心致志的用从集市上买回来的黄纸,仔细的、摸索着裱糊着自家草房,那两扇已经破败了的窗纸。
????几乎这一整个下午,大黄狗旺财,都一直形影不离的围绕在白发渔者洪升的身前,跑前跑后的转悠着。
????它当然也知道自己帮不上什么忙,所以只能是不断的围着洪升的身体周围,像个‘欠儿噔’似的‘嘚了吧搜’的到处乱跑。偶尔像是感觉洪升某处窗纸裱糊的不太令它满意似地,还不时的低吼两声。
????这会儿,旺财八成是又饿了。它不时的停下脚步,伸出舌头舔一舔洪升的裤腿……
????这只忠实的黄狗,其实很‘乐观’也很活泼!
????它并没有因为家境的贫穷而悄然的离开主人;也没有因为经常挨饿而沿街的到处去偷抢人家的东西吃;更没有因为生存的窘迫,而变得消沉、低落,甚至变态似的仇视和用它的方法去报复这个世间……
????大黄狗‘旺财’其实真算得上,是一个很好的生物!
????至少它可能甚至会比,生活在那个年代里的很多‘人’,都可爱、正直的得多!
????比很多道貌岸然却心怀鬼胎,做事待人极端的自私和内心卑劣、龌龊的‘人’都要有良心!!
????。。。。。。
????所以那个年代里的很多人,都喜欢养些类似猫和狗之类的宠物……
????因为他们都觉得,类似宠物之流的动物,要比‘人’更加‘可靠’!不?br/>

看毛线小说(m.kanmaoxian8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凤城捕皇考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kanmaoxian8.com